进入东京奥运周期以来,郑思维/黄雅琼长期是国羽混双的头号王牌组合。不过随着有“黄鸭”组合之称的王懿律/黄东萍在东京奥运会夺冠,这对组合开始被更多人熟知。外界将“黄鸭”的这次夺冠称为“配角的逆袭”。但其实一直以来,王懿律/黄东萍都不是“配角”、不是“陪衬”、更不是“背景板”,他们是人生道路上的主角,靠着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拼搏,一步步登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。

  艰难的等待 迎来转机

  1994年王懿律出生在浙江嘉兴,1995年黄东萍出生在福建泉州。2012年伦敦奥运会张楠/赵芸蕾为中国队夺得混双金牌。而同样在那一年,王懿律和黄东萍有了第一次合作的经历。17岁的黄东萍和18岁的王懿律第一次身披国家队战袍站上领奖台,拿到了亚青赛亚军。“反正就是很开心,第一次比赛就拿到了亚军,是意外的收获。”九年后再次回忆最初搭档的时刻,很多细节王懿律和黄东萍都记不清了,只是记得两个人有一个好的开端。

  在完成青年赛任务,进入国家一队后,王懿律和黄东萍却迎来最难熬的一段时间。羽毛球国家队竞争激烈,很少有队员一打完青年赛,就可以直接在国际赛场上站稳脚跟,这个阶段国家队也会淘汰不少人。

  初到国家队时,黄东萍每天都做好了回家的准备,一度想放弃打球。但是在教练和家人的鼓励下,黄东萍坚持了下来。“你要是累了,想清楚了就回来,咱家旁边还有两块地,你可以去放牛。” 黄东萍的母亲,曾经用这样玩笑的方式来安慰女儿。如今想起来,黄东萍也觉得好笑,“我哪敢想清楚回去放牛啊。”

  “上上不去、下下不来的时候,其实是最难受的。”刚上国家一队时,王懿律也十分迷茫,成绩总是在亚军、季军上打转,始终没能在男双和混双上有真正突破,对自己一度产生了怀疑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有出头之日。那段时间,他给妈妈打电话,说自己很迷茫,成绩也不如预期好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听出儿子状态不好,王懿律父母赶紧坐高铁到北京去看他。“你要大胆往前走,我们永远是你背后的靠山。”父母的话语,也让王懿律有了坚持的动力。

  在还看不清楚未来的那段时间里,黄东萍一边打女双,一边打混双。她的女双搭档有钟倩欣、李茵晖等,混双和张楠、黄凯祥也都配合过。与此同时,王懿律这边也是不停地换搭档,男双和张稳、黄凯祥配合,混双的搭档更多,黄雅琼、夏欢、骆羽、唐渊渟、陈清晨等人都和他配合参加过比赛。

 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6年底,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国羽立足新周期开始寻找新的组合,王懿律和黄东萍得以“再续前缘”,这一次是真正的组合,他们从此成为固定搭档,迎来了运动生涯的转机。

  从“不欢而散”到互相理解

  东京奥运会后,王懿律的外号“鸭子”被更多人熟知。关于这个外号由来,王懿律的妈妈解释为,“从小就手大脚大,嘴巴翻翻的”。外表有些假小子的黄东萍,性格外向。“黄鸭”组合一路走来,从“不欢而散”到彼此包容、相互理解,经历了不断磨合的过程。

  王懿律和黄东萍在场上一个擅长后场进攻,一个善于网前封网,相互弥补。而在性格上,王懿律和黄东萍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。大男孩王懿律性格有些内向,说话不会拐弯,而黄东萍则脾气有些火爆。当“闷葫芦”遇到“暴脾气”两个人就会摩擦不断。“我的脾气上来比较快,情绪一出来就想往外表现,‘鸭哥’是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。一开始我们两个沟通非常不顺,遇到问题谁也不听谁的,一沟通经常就变成了‘互怼’,没办法冷静下来听对方讲。”黄东萍回忆说,在这样的情况下,当时两个人训练后或者比赛结束后,常常会“不欢而散”。

  随着配合时间的增多,彼此的了解,年龄的增长,王懿律和黄东萍开始慢慢地做出改变,“每一年都进步一点”,逐渐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法。而真正让他们发生质变的是在2020年成都集训时。

  2020年国羽在全英公开赛之后就进入到长时间的封闭集训中,奥运会也延期一年。在这段时间,队员们训练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情绪,外向的黄东萍也不会例外。“有时候没控制好自己,情绪发泄出来后,当下‘鸭哥’有点接受不了”。于是“黄鸭”组合出现了一段时间的“冷战”。性格大大咧咧、不走心的黄东萍原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。“那段时间,我们不怎么沟通训练,我只是想他可能训练不顺心,想要静一静。”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周后,教练们看出了不对劲,找到了黄东萍,黄东萍才恍然大悟。明白原因后,她买了一箱饮料,送到了王懿律的房间。当王懿律打开房门看见的时候,突然有些懵,但那一刻他们之间所有的误解都烟消云散了。

  经历这次小插曲后,两人开始更多地为对方考虑,不管遇到什么问题,开始耐心地沟通,不会逃避问题。出发东京前,在成都最后的集训期间,黄东萍出现一些焦虑,甚至在训练中哭鼻子。“有时候‘鸭哥’因为伤病练不了,自己练,可能一个人的情绪,不像两个人可以有分担,自己想做得很好,但当下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,就会钻牛角尖,进入一个死胡同,越做越差,越来越怀疑自己,就崩溃了那种。”

  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的王懿律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安慰,因为非常了解黄东萍。“练不好的时候,比较敏感,到了那个点上,有点委屈,有点崩溃。我知道这个时候越安慰她,她会越委屈。事后等她冷静下来的时候,我再去和她沟通和交流。”

  经历了种种磨合和考验,“黄鸭”组合来到东京,配合默契、相互信任、沟通顺畅。“我们学会了相互理解,出现问题会照顾彼此的情绪,在比赛中让双方的情绪得到释放,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”黄东萍很感谢过去这一年多的历练。

  放平心态 迎来高光时刻

  东京奥运会混双半决赛对阵日本组合渡边勇大/东野有纱的那场比赛,成为“黄鸭组合”的经典战役,而那也是“黄鸭”组合在东京记忆最深刻的比赛。“那场比赛把我的状态全部打出来了,对胜利的渴望,整个人比较亢奋。”也是那场比赛,王懿律说出了那句经典语录——“我们没有退路了,往死里打”。“当时本能地说出来这句话,很兴奋。在比赛当中投入120%的时候,潜能都被激发出来,可能平时不会说的话也说出来了。”

  3胜12负,这是东京奥运会混双决赛前王懿律/黄东萍与队友郑思维/黄雅琼的交手纪录。因为“雅思”组合以往胜率更高,也让“黄鸭”组合有了更好的比赛心态。“我们确实输得比较多,心态更放松,抱着冲击的心态去比。”黄东萍坦言,所以即便他们在决赛第二局被扳平后,心态也没有起伏,因为做了充分的困难准备,即使输球或丢分也不会患得患失。从前打不顺就会带着负面情绪的“黄鸭”组合,这一次做好了“情绪管理”。“我们带给对方的都是正面的情绪,出现失误的时候,尽管会有些懊恼,但言语传达沟通都比较正能量。”在黄东萍看来,良好的心态、积极的沟通,是他们最终战胜强大队友的关键。

  拿到了东京奥运会混双冠军,“黄鸭”组合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。在颁奖仪式上唱完国歌后,大男孩王懿律流露出感性的一面,他抹了一下眼泪。“太自豪了,能为国家在日本的赛场上升国旗、奏国歌,非常自豪。回想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,在训练时的疲惫伤病等,所有的感受都在那一刻涌到心头了,眼泪就止不住下来了。”

  从2012年初次相遇到2016年再次携手再到2021年奥运夺冠,一路走来,黄东萍也很感谢彼此的陪伴。“这个过程很煎熬、也很难熬,出去比赛第二名比较多,训练上面也有分歧,最后能解决好,拿到这个冠军,很不容易,真的是感谢彼此。”

  王懿律和黄东萍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但从小到大两人的梦想却很相似。小时候他们的梦想都是关于“吃”,王懿律想开火锅店,因为喜欢吃火锅,而黄东萍想开小卖部,吃遍各种零食。长大后,他们的梦想就是拿到奥运冠军。如今梦想实现了,他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
  9月5日,陕西全运会羽毛球竞技项目比赛就将打响,作为浙江男队和福建女队的核心球员,王懿律和黄东萍都肩负重任。8月26日,两人回到浙江和福建后,第一时间就进入到全运会的备战模式。全运会上,王懿律除了和黄东萍配合继续参加混双外,他还要参加男团和男双两个项目。“现在就是要做好自己,为一些年轻人树立榜样,让他们在我自己身上,看到一些努力、拼搏的精神。”以奥运冠军身份参加全国比赛,王懿律觉得对自己应该要求更高。黄东萍在全运会上的担子同样不轻。除了混双外,她也要兼顾女团和女双的比赛。 “全力以赴,特别是福建女团的整体实力还可以,也想拼一拼,我觉得首先要做好自己。”